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鬼吹灯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吴久入洛阳(上)

第五百八十一章 吴久入洛阳(上)

书接上回。

“报……”正在准备备战的董卓突然之间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了禀报之音。

“进来!”

等那禀报之人进来之后,对着董卓深深的行了一礼,说道:“启禀丞相,门外来了一人,自称是吴氏族长,说是有要事禀报丞相。”

“嗯?”董卓在听到此言之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随后,他对着一旁的李儒问道:“事到如今那无事,吴氏族长来此何事?难道是来投诚的?”

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不太可能,毕竟吴氏家族在众世家的包围之中。

如果他前来投诚,恐怕会受到其他人的联手围剿。

所以,属下认为,吴氏族长来此肯定另有他事。”

董卓闻言,在想了一会儿之后,有些烦躁的挠了挠脑袋,大声说道:“算了,管他来做什么的,让他进来吧!”

“喏!”来报之人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应了一声便匆匆而去。

过了不一会儿,吴氏族长便来到了董卓的大厅门外。

吴氏族长来到董卓的大厅门外之后,没有如往常一般在门外禀报,反而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看起来十分的嚣张。

董卓见此,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意,他本来就对于这些吃里扒外的世家非常讨厌,吴氏族长的这种作风,更让他起了杀机!

然而无视组长像是没有看到董卓眼中的杀气,一般依然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大厅中。

随后他四下观望了一下之后,不紧不慢的说道:“在以往的时候某家总觉得丞相府富丽堂皇,但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比起骠骑将军的府邸,此处却是少了一丝贵气。”

董卓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眼中瞳孔一缩,不动声色的问道:“骠骑将军的府邸在很久以前已经被烧毁,你是如何知道他那里的布置,难道你去过骠骑将军的府邸?”

“自然!”吴氏族长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在下身为骠骑将军的属下,自然见过骠骑将军的府邸。

当初,骠骑将军就是在骠骑将军府中接受了在下的投诚。

如今想来当真是世事无常!

当初的那座豪华的府邸,竟然已经被烧为灰烬,实在是可惜!”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还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

“投诚?”董卓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早就投靠了骠骑将军?”

“没错!”吴氏族长闻言,没有犹豫,立刻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当初,在其他世家抵制骠骑将军的时候,某家便认为,骠骑将军乃是不世处的人才,必能有所成就,所以便暗中投靠了他。

如今算来,已有数年之久!

如果不是骠骑将军命令在下跟随丞相来到长安城,观察丞相的一举一动。

在下现在可能已经在骠骑将军的麾下做事了。”

一旁的李儒在听到此言之后,眼睛一眯,不动声色的问道:“既然你自称是骠骑将军的麾下,受骠骑将军的命令来监督丞相。

那你现在为什么还要跳出来自曝身份?

难道是骠骑将军吩咐你这么做的?”

装完之后,李儒用满是怀疑的目光看着吴氏族长。

他怀疑吴氏族长根本就是在说谎,因为当初他在监视李知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个家族投靠李知。

如今吴氏族长跳出来,说不定是因为看事情不妙,所以才假借着李知的名头,想要脱身而出。

应该说,李儒不会是李儒,在一瞬间便猜到了吴氏族长的真正目的。

然而吴氏族长也不是好相与的,他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知道自己如果表露出哪怕一丝的心虚,都会被李儒看破。

所以,他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没有犹豫,立刻回答道:“你说的没错,事到如今某家也就不再瞒你们了。

你们应该也看得到,此次的叛乱全是出自于骠骑将军之手,为的就是扰乱你们,让你们没法安心发展。

如今,不管你们是赢是输,都会伤筋动骨,所以骠骑将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既然骠骑将军的目的已经达到,那某家也就没必要再此跟着受连累了。”

“哦?”李儒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眼睛一眯问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打算将整个家族迁回洛阳城?”

“没错”吴氏族长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某家确实打算将整个家族迁回洛阳城。

不过,此事还需要骠骑将军答应。

某家今天来此的目的,就是想要送某家的侄儿吴久前去洛阳城,找骠骑将军诉说此事。

看看骠骑将军到底愿不愿意让我等回到洛阳城。”

李儒闻言,立刻便凝视着吴氏族长的双目,说道:“既然你等是骠骑将军的属下那依照骠骑将军对于其属下的爱护,他不可能不为你们吴氏家族留下后路。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等想回到洛阳,还要经过骠骑将军的同意?

依照骠骑将军的性格来说,如果你等真的是他的麾下,他应该早就嘱托过你们,如果事情不妙,便立刻回到洛阳城!

你是否能给某家解释一下,为什么骠骑将军没有这么做?”

吴氏族长在听到李儒的问询之后,心中暗告一句“侥幸!”

他在来此的时候就想到李儒会有此一问,所以他便将心中早已打好的腹稿说了出来。

只见吴氏族长苦笑了一声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李先生应该也知道,骠骑将军对于世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我等其实并不得骠骑将军看中。

骠骑将军之所以让我等前来长安,也是为了考验我等。

如果我等在逆境之中依然效忠于骠骑将军,那骠骑将军便会纳我等为心腹。

而如今,我等总算是通过了考验,所以某家才会让我吴氏家族的少族长去寻找骠骑将军。

我等就是要告诉骠骑将军,我等已经通过了他的考验。”

李儒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李儒现在也分辨不清楚吴氏族长的话语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现在的是紧要关头,他们现在已经不便再继续招惹骠骑将军了。

所以,李儒便把目光看向了董卓,微微的点了点头。

“唉……”董卓在见到李儒点头之后,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按照他的想法来说,他们现在就应该将吴氏族长拿下,然后大刑伺候,逼问出他所知道的一切。

可惜,董卓就算是再狂妄,也知道,现在他的势力已经非常的虚弱,不能在招惹骠骑将军。

所以,他也只能满脸郁闷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将你们那个什么少族长带到这里来了,本相会让人将他带出城去。”

吴氏族长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满脸高兴的对着他拱手一礼道:“多谢丞相,既然如此,那某家就不在此多加打扰了,告辞。”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没有机会董卓和李儒,立刻转身就头看起来非常的嚣张。

“……”董卓见吴氏族长嚣张的作风之后,额头之上青筋暴起,拳头握得紧紧的,险些忍不住让侍卫将此人拿下。

不过,董卓在想到自己现在的困境之后,最终还是忍住了。

随后……

“呼……”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对着一旁的李儒问道:“文优,你确定此人当真是投靠了李知吗?

如果此人说的是假的,那某家现在便将他捉回来,用最残酷的刑罚,将其蹂躏至死!”

说完之后,董卓的脸上满是杀意,他自从成为丞相以来,除了被李知和杨英侮辱过之外,何曾受过这种侮辱?!

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细思了一番,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此人既然敢如此的嚣张,那就证明,他心中有把握,我等不敢将他如何。

就这一点看来,他很有可能确实是骠骑将军的麾下。

不过,也不排除他是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如此,让我等心生忌惮,不敢对他动手。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确实有很大的可能是骠骑将军的麾下,我等不能冒着被骠骑将军进攻的风险而对付他。

而且,就算是他在说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区区一个吴家罢了,放了也就放了,对我等没有什么损失。”

“哼!”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虽然他觉得李儒说的有道理,但是他心中的这口气,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咽下去。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他惹恼了李知恐怕会有覆灭的危险,所以他就算是再不忿,也只能忍着这口气。

就在董卓和李儒讨论吴氏族长的时候,吴氏族长也出了董卓的府邸,坐上了自己的马车。

“呼……”吴氏族长在坐上马车之后,立刻就像是虚脱了一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瘫坐在在马车之内。

随后,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背,看了看手上的水迹之后,苦笑了一声,喃喃的语道:“虽然董卓现在确实已经落败了,但是其余威严,也不是我区区一个家族的族长能够对抗的。

看来,某家还是小瞧了董卓,现在的董卓,可比当初拥有数十万大军的董卓更加可怕!

看来某家的决定是对的,如果某家继续待在长安城,绝对会被董卓剿灭!

董卓都这么厉害了,那比董卓厉害,千倍百倍的骠骑将军该有多么的可怕?

看来我吴氏家族就算是到了洛阳之后,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不然的话……”

想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打了一个寒颤,没敢再继续想下去。

随后,他有气无力的对着外面的马夫说道:“回府。”

“喏!”马夫在应了一声之后,便赶着马车缓缓的朝着府邸行去。

“家主,到了。”等他们来到吴氏的府邸之后,吴氏族长已经调理好了情绪。

随后,他一个箭步便冲下马车,急匆匆地朝着府邸内行去。

等他来到府邸之后,立刻便让人将吴久传唤到了大厅之内。

等吴久来到大厅之后,对着吴氏族长行了一礼问道:“不知叔父寻侄儿前来所为何事?”

吴氏族长也没有犹豫,立刻开门见山地说道:“叔父刚才去找了那董卓,他已经答应放你离开长安。

你现在便收拾行李,带上几个仆人,去洛阳城吧。

等你到达洛阳城之后,便向骠骑将军献上我吴氏家族的诚意。

告诉他,我吴氏家族愿意无条件的投靠他,希望他能接纳我等!”

说到这里,吴氏族长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久儿,你切切记住,等到达洛阳城之后,不要耍小聪明,直接将你的目的告诉骠骑将军。

而且,在和骠骑将军相处的时候,不要用我教你的那些人际手段,只能用真诚来对待骠骑将军,你可记住了?!”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点了点头,满脸不解的问道:“叔父你所说的诚意到底是什么?”

吴氏族长闻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递给了吴久之后说道:“这就是我吴氏家族的诚意。”

吴久在接过锦盒之后端详了许久,也没能看出里面到底是什么,所以他便打算打开锦盒……

“且慢!”吴氏族长见此,立刻大声阻止了他。

随后,他满脸严肃地看着吴久说道:“久儿,你这一路上千万不要打开这个锦盒。

叔父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锦盒之中,放着的来是一方印玺。

这方印玺关乎重大,你只要将他交给骠骑将军,他便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久儿,你千万不要因为好奇而打开锦盒,里面的东西不是你可以去触碰的!听到没有!”

说道背后,吴氏族长可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是声色俱厉,将吴久下了一大跳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立刻如小鸡吃米一般点了点头,说道:“请叔父放心,侄儿绝对不会私自打开这个锦盒!”

“嗯”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去准备吧。

过一刻钟的功夫,叔父便领你去董卓的府邸,让他将你放离长安城。”

“喏”吴久在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而去。

他虽然知道事情紧急,但是却没想到竟然紧急到如此程度。

吴氏族长竟然只给了他一刻钟的准备时间!

这让他也知道,现在家族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

所以,他也不敢怠慢,回到房中之后,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挑选了几个仆人,便来到了大厅之中。

等吴久来到大厅之后,吴氏族长没有说话,立刻带着他匆匆的朝着董卓的府邸行去。

等他们来到董卓的府邸之后,守卫早已接到了董卓的通知,所以便对着他们说道:“你们便是吴氏之人吧?”

吴氏族长闻言,拱手一礼,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将士说的没错,某家便是吴氏族长,不知这位将士有何吩咐?”

侍卫闻言,面无表情的看了吴氏族长一眼之后,说道:“丞相吩咐某家在此处等你,跟某家走吧。”

说完之后,侍卫便没有理会吴氏族长,自顾自的朝着城门的方向行去。

吴氏族长见此,立刻便驾驭着马车和吴久一起跟随着侍卫朝着城门行去

等他们来到城门之后,侍卫托着一块儿令牌,对着守城之人说道:“丞相有令,放这辆马车通行。”

“喏!”守城之人在看到令牌之后,不敢犹豫,应了一声,便将城门缓缓的打开了。

吴氏族长见此之后,对着马车之内的吴久小声说道:“久儿,你可千万不要将此事搞砸了,我吴氏一族的就全靠你了!”

吴久闻言,脸色一正,保证道:“请叔父放心,如果侄儿搞砸了,可是那侄儿绝对不会跟苟且偷生,立刻便自裁在洛阳城中!

到时候,希望骠骑将军看在侄儿身死的份儿上,帮我吴氏家族一把!”

“别胡说八道!”吴氏族长在呵斥了吴久一句之后,满脸严肃的说道:“你是我吴氏家族未来的族长,你可不能去寻死!”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略一犹豫一咬牙,趴在吴久的耳旁小声说道:“久儿,你且记住,如果你在洛阳城的时候便听到了我吴氏家族的噩耗,那你千万不要回来,继续待在骠骑将军那里,将我吴氏家族传承下去?

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傻乎乎的找董卓报仇。

对于我吴氏家族来说,传承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你能将家族传承下去,那你即便是没有为我等报仇,我等在九泉之下也会欣慰不已!”

“可是……”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却被吴氏族长挥手打断道:“没有可是!”

呵斥了一句之后,吴氏族长双目死死地盯着吴久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记住,如果你不按照叔父的话语去做,那即便是在九泉之下,叔父也不会饶恕你!听到没有?!”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沉默了良久之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答应了此事。

“这才对嘛。”吴氏族长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对着吴久安慰道:“久儿,你不必如此,叔父刚才的那番话语,只不过是一个可能罢了。

我吴氏家族不太可能会出现我刚才我所说的那个可能。

叔父之所以如此对你说,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你不要有太重的心理压力,这趟洛阳之旅,你就当成是游山玩水就行了。”

“呼……”吴久知道吴氏族长不希望他有太大的压力,所以,在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叔父……”

正在吴久想要说话的时候,外面的那个侍卫大声的催促道:“城门已经打开了,你们还在等什么?

你们打算在这里过年吗?赶紧出去!”

吴氏族长闻言,立刻大声的回应道:“这位将士莫急,我等立刻就走,立刻就走!”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对着吴久急切的说了一句“一切保重”之后,便立刻跳下了马车。

“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果然是身不由己呀!日后,我一定会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再也不让人如此的催促!”

在感叹了一句之后,吴久对着外面的马夫说道:“出城吧。”

“喏”马夫应了一声之后,赶紧赶着马车朝着城外冲去,。

马夫之所以如此焦急,乃是因为,他发现,守城的那守卫,眼中的目光中已经带着杀意了。

所以,他在害怕之下,便使劲的抽着马屁股,让拉车的驽马疯狂的朝着城外冲去。

“哈哈哈……”那些守城的守卫在见到如此情况之后,皆都哈哈哈的笑起来。

这些守城的守卫因为日复一日出省城皆都非常的枯燥和憋闷,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人,所以他们才会拿吴久取乐。

“哎呀!”因为马车骤然加速,让在马车之内的吴久险些从马车中滚出去。

他好不容易稳定了身形之后,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守卫的大笑之音。

吴久见此之后,也差不多明白了前因后果。

此时,他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狠狠的说道:“不要让我找到机会,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说完之后,吴久又泄了一口气,自嘲一笑道:“我还真是痴心妄想!

现在我吴氏家族的前途不明,我现在连自己的生死都不能自己做主,还谈何报复?

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只希望到达洛阳城之后,骠骑将军能好相处一些。”

说完之后,吴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依在车厢上,闭目养神起来。

慢慢的吴久却是因为劳累而缓缓的睡去了。

“公子,公子……”正在熟睡的吴久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喊他。

“嗯?”吴久在应了一声之后,缓缓的睁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掀开马车的门帘,朝着外面问道:“什么事?”

马夫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指了指面前的这座雄关说道:“公子,我等已经来到了潼关。

但是潼关之上却有人在带守卫,也不知是哪路人马。

请问公子,我等现在该当如何?”

“哦?”吴久在听到马夫的话语之后,立刻便来了精神。

随后,他便一个箭步冲下了马车,搭眼朝着不远处的潼关望去。

只见,确实如马夫所说,这潼关之上有不少的人马正在驻守。

吴久见此,立刻四下张望,寻找着潼关上的旗帜,想看看这到底是谁的人马。

在找了一会儿之后,他便找到了一面大旗,大旗上威风凛凛地写着一个大字——李。

吴久见此,眼中一亮,能占据潼关,又打出“李”字大旗的人马,只能是属于骠骑将军李知。

在想明白之后,吴久便立刻朝着通关进发。

等他来到潼关的城门前之后,两个侍卫立刻拦住了他,大声的呵斥道:“来者何人?

此处暂时不许同行,你如果想去洛阳,还是选其他的小路吧。”

吴久在听到侍卫的话语之后,立刻大声的说道:“这位将军,在下乃是吴氏家族的少族长,可行的目的是有要事要找骠骑将军,还望几位能让在下通行。”

“这……”侍卫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愣了一下,随后其中一个侍卫对着另一个人说道:“你在这里继续守着,某家去通报将军。”

说完之后,他又对着吴久说道:“这位公子请在这里稍候,事关重大,某家做不了主,只能去通知将军。”

“无妨”吴久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尽管去通报吧,在下在这里看看风景也好。”

说完之后,吴久又礼貌的对着这人点了点头,随后便朝着不远处行去,看起了远处的风景。

吴久在这里等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将军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

那个将军一边走,一边大声的问道:“人呢?说要见骠骑将军的那个人在哪里?”

吴久在听到此人的话语之后,立刻便转过了身,的匆匆的来到了这位将军的面前,深深的行了一礼之后,说道:“在下乃是吴氏家族的少组长吴久,见过这位将军,敢问将军尊姓大名?”

这位将军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之后,说道:“某家乃是徐晃,徐公明,你来见骠骑将军所为何事?”

没错,此人正是徐晃!

当初,李知在治理好了瘟疫之后,见潼关空虚,便立刻派徐晃带着大军将潼关接收。

而他之所以不派其他人来,乃是因为他知道徐晃非常擅长防守,所以他才会派徐晃来此。

吴久听到徐晃的名号之后,立刻又行了一礼,满脸憧憬的说道:“将军可是当初跟着骠骑将军定黄巾的徐将军?!久仰久仰,将军大名,如雷贯耳!”

所谓,礼多人不怪,徐晃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立刻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拍了拍吴久的肩膀说道:“谬赞了,谬赞了,当初某家也没出什么力,一切皆是骠骑将军的功劳。”

虽然说着谦虚,但是徐晃的眼中的高兴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这就是李知麾下的悲哀,因为李知太能打了,他一个人就能代替所有将军!

所以,李知麾下的将军虽然都非常的厉害,但是他们的名声却不怎么大。

因为他们的名声都李知的名声给掩盖住了。

天下人在提到李知的势力之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知。

至于其他人嘛,除了几个有心之人,天下其他的人根本就记不住。

所以,徐晃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心中非常的高兴,因为他很少听到别人的夸奖。

在以往的时候,徐晃在便报出自己的名号之后,其他人往往会惊叹:“你竟然是骠骑将军麾下的大将?!久仰久仰。”

其他人尊重的往往都是骠骑将军,很少有人如同吴久这般,尊重的是徐晃本人,所以徐晃才会如此的高兴。

不过,徐晃虽然高兴,但是他却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所以,他又一次问道:“你找我家兄长所为何事?”

“这……”吴久本来打算插诨打科将此事糊弄过去。

但是,在听到徐晃的话语之后,他知道不说不行了,所以他便有些犹豫的说道:“请徐将军见谅,族长派在下来的时候,让在下将一件东西交给骠骑将军。

此物事关重大,除了骠骑将军之外,在下不会将此物交给任何人!”

说完之后,吴久便满脸坚定的看着徐晃。

如果徐晃真的要问他要怀中的那方印玺,他拼死也不会交给他。

徐晃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略一沉吟,便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某家也不阻拦你了,你赶紧上马车通行吧。”

徐晃并不认为有人能谋害得了李知,因为他知道,连毒药都奈何不了李知,何况一个小小的物件儿了,所以他便放心的放徐晃通行。

“多谢将军!”吴久满脸诚恳的对着徐晃行了一礼之后,兴高采烈的转身上了马车。

随后,吴久便坐着马车缓缓的朝着潼关行去。

等他进入潼关之后,就发现有很多人正在挖一个大坑。

吴久见此,对着骑着战马,跟在他们车身旁的徐晃问道:“徐将军,这是在做什么?”

徐晃看了看正在挖坑的士卒,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你应该也知道,当初的那场瘟疫的来源就是潼关。

而潼关在经过那场瘟疫之后也没剩下几个人,剩下的人皆都成了一句句的尸体。

所以某家在接手潼关之后,便命人挖了一个大坑,想将那些死于瘟疫之人,全部都填在坑里,也算是让他们入土为安。”

“将军仁义!”吴久真诚的说了一句之后,对着马夫说道:“停车停车!”

“吁…!”等马车停下之后,吴久便从马车之内走了出来,对着徐晃问道:“将军,可否容得下去祭拜一下这些亡者?”

徐晃闻言,看了看吴久脸上的真诚之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算是一个有心人,去吧,遇难之人的尸体就在大坑的东方。”

“多谢将军。”吴久在道了一声谢之后,便朝着远处匆匆行去。

等他来到大坑的东方,过了一道坡之后,入目的一切让他震惊了!

因为就在他身前的不远处,密密麻麻的排列着无数的尸体,看起来像是一堆堆的烂肉一般,十分的恶心。

但是,吴久却并没有感到恶心,反而感到有些悲痛。

他这些年来游历天下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朝代的辉煌与否皆取决于人多人少!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人多就有人去种地,人多就有人去打仗,人多就能出更多的人才。

所以,吴久认为,一个国家想要强大,其实非常简单,鼓励人生育便可。

只要人多了,哪怕是饿死了一部分,剩下的人也依然能撑起整个国家。

而如今,仅仅是一场瘟疫便夺走了如此多的生命,这让吴久心中非常的难受。

他呆呆看着这无数的尸体,缓缓的向前行走着。

等他来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前面之后,也不嫌脏,蹲下身,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尸体,喃喃自语道:“这都是我大汉朝的元气啊……”

随后,他便满脸悲痛的呆在了那里。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站起身,闭上眼睛,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随后,他睁开眼睛,看着远处的尸体,说道:“诸位,一路走好,希望你们来世之后,天下已经太平!”

说完之后,吴久便立刻转身就走,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此处的惨状。

等他满脸沉痛的来到马车一旁之后,徐晃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小子,不要悲伤,现在是乱世,乱世就是这样,人命不值钱!

你要是真有本事,那就辅佐骠骑将军结束这乱世,让人人都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如此一来,便不会再出现这种惨状!”

“呼……”吴久闻言,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在下也想结束这乱世,但是在下才疏学浅,根本就没有结束这个乱世的本事。

不过,在下此来的目的确实有投靠骠骑将军的意思。

所以,借将军吉言,希望在下能辅佐骠骑将军结束这乱世。”

做完之后,吴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没有犹豫,坚定的踏上了马车。

徐晃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自从见到吴久之后,便对吴久非常的欣赏。

因为吴久在面对他这位将军之时,依然不卑不亢,显得非常的镇定自若。

在面对这无数的尸体之时,只有发自内心的悲痛,而没有害怕。

这种人,即便是没有多大本事,也能成为一个人物。

最重要的是,刚才吴久说他要投靠李知,所以徐晃对他更加热情了,算是提前和未来的同僚交好。

吴久的马车缓缓行进,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出了潼关。

等出了潼关之后,他身旁的徐晃一拱手,对着马车之内的吴久说道:“本将军公务在身,就不多送了,慢走。”

吴久闻言,也没有失礼,赶紧从马车之上跳了下来,对着徐晃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徐将军太客气了!

徐将军乃是潼关的守将,能在百忙之余送在下一程,以是天大的恩德,在下岂能奢求其他?徐将军快快回去吧,在下告辞了。”

徐晃闻言,点了点头之后,也没有犹豫,调转马头,便朝着潼关之内行去。

吴久看着徐晃离去的背影,感叹的说道:“从徐将军的身上,就能看出飘起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徐将军待人让人如沐春风,而行事却非常的果断,这矛盾的性格,在徐将军身上却融为一体,实在是让人敬佩。

如徐将军这般人物,竟然也被骠骑将军收服了,可见骠骑将军的厉害!

我现在倒是非常的希望早一点看到骠骑将军,我倒要看看,骠骑将军到底是一个如何厉害的人物!”

在感叹了一句之后,吴久没有继续耽搁,立刻钻进了马车之内,朝着洛阳城缓缓行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因为无聊所以便掀开马车上的窗帘儿看着一旁的风景。

在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发现,往日里荒凉不已的村落,现在竟然渐渐的已经有了人烟。

见此之后,吴久立刻让马车停住了,随后他对着马夫吩咐道:“你去这些村落之中打探一下,看看他们从哪里来,为什么在这里定居。”

“喏!”马夫的应了一声之后,便朝着这些村落行去。

等他来到了一户人家的前面之后,拍了拍大门,对着里面的人喊道:“有人吗?某家行路日久,有些口渴了,前来讨碗水喝。”

“吱呀……”大门打开之后,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约有四五十岁的人。

他在仔细端详了马夫一会儿之后,见马夫长得憨厚,也不像是什么贼人,所以便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兄弟有礼了,在这里稍等一下,某家这就给你取水。”

马夫在听到此言之后,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谢谢老哥哥了。”

说完之后,马夫怕他误会,还慢慢的向后退后了几步。

没办,法现在兵荒马乱的,每一个人都必须为自己安全着想,所以,一旦有人离得太近,他们会立刻攻击!

等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那人便端着一碗水走了出来,对着马夫说道:“实在抱歉,家中也没有什么茶点,只能让你喝一碗热水了。”

“无妨”马夫在摇了摇头之后,端过尚有余温的水,咕咚咚的灌了起来,他是真的渴了。

等喝完之后,马夫将碗地还给此人,擦了擦嘴角之后,便和他攀谈起来。

等攀谈了一会儿之后,马夫便告辞回到了马车的一旁,对着车内的吴久说道:“公子,这个村落的人非常的复杂,有些是从长安逃难过来的。

有些原本就是这村子里的人,在发现骠骑将军对于洛阳周围的村落秋毫不犯之后,便回到了村落之中,毕竟故土难离嘛!”

“……”吴久在听到马夫的回报之后,沉默了良久说道:“起程吧。”

“喏!”马夫在应了一声之后,便驾驭着马车朝着洛阳城的方向行去。

此时,在马车之内的吴久,掀开窗帘儿,用憧憬的目光看着远处,喃喃自语道:“真想快一点见到骠骑将军啊……”

喜欢三国之老师在此请大家收藏:(www.gcdxs.com)三国之老师在此鬼吹灯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鬼吹灯小说

猜你喜欢: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南宋第一卧底我在明朝当国公民国谍影最强特种兵王神话版三国抢救大明朝邪龙狂兵攻约梁山间谍的战争明鹿鼎记明朝败家子环亚ag887|HOME之战神吕布大唐腾飞之路帝国吃相战场合同工特种兵之基因复制系统三国之巅峰召唤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汉皇刘备名门红楼之庶子风流纳妾记诡三国唐朝工科生生死狙杀
完本推荐: 位面游轮全文阅读诡缠人全文阅读我的大小姐老婆全文阅读踏天魔帝全文阅读最强修仙小学生全文阅读朝阳警事全文阅读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阅读绝世邪君全文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神医圣手全文阅读宋医全文阅读环亚ag887|HOME七五军嫂成长记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高冷冥夫:和你生个娃全文阅读讨债人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最强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零后天师落地一把98K满级导演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修真聊天群都市最强仙尊从姑获鸟开始我的老妈是土豪星临诸天天阿降临天神学院环亚ag887|HOME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我的小人国环亚ag887|HOME之御医三国之老师在此环亚ag887|HOME嫡女有空间游戏之狩魔猎人战争天堂环亚ag887|HOME甜妻:狠会撩没有谁,我惹不起环亚ag887|HOME五零巧媳妇驭香诅咒之龙南宋风烟路环亚ag887|HOME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丹武帝尊吃货唐朝万古帝神诀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手机版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鬼吹灯小说移动版 - 鬼吹灯小说手机站